您的位置  首页 >> 江洲记忆征文 >> >> 正文
冤魂“七仙女”——黄梅戏大师严凤英生命的最后时光
[来源:本站 | 作者:张贤春 | 日期:2015年3月13日 | 浏览4396 次] 字体:[ ]

    严凤英,是安徽省黄梅戏剧团著名演员,主演过《天仙配》、《女驸马》等剧目,蜚声海内外,“七仙女”形象更是家喻户晓。文革中,她遭迫害致死。毛主席曾为严凤英故居纪念馆题写“党的好儿女”。19734月,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日友协访日代表团全体成员时,难过地提起严凤英的死,沉重地强调“要关心人!”“要有人关心呐!”那么,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所欣赏的严凤英这位艺术名家,面对文革惨遭的冤屈迫害,是怎样以死抗争,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的呢?在今年413日严凤英诞辰85周年来临之际,谨以此回忆文章纪念这位大师。

 

    我是扬中市油坊镇振兴村3组人,名叫张贤春,现年71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我在部队服现役,1967年被部队派往安徽省文艺界支左,任安徽省文艺界军代表。我是3名军代表之一,居住在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宿舍区内。按当时的分工,我负责举办当时所谓的“当权派”学习班,其主要内容是:破四旧,立四新,斗私批修,大联合。当时的严凤英,因为担任了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副团长的职务,理所当然是“当权派”,也得每天都参加学习班。

生命危急

    196847晚上11点钟左右,我接到严凤英的丈夫王冠亚同志打来的电话,他说:军代表同志,严凤英情绪不好,睡在床上,不知为什么?在军代表中,我才23岁,比较年轻。我挂下电话,就直接去了宿舍大楼王冠亚家中。来到他家,我看到当时严凤英同志睡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是汗,内衣都湿了。我站在她的床前,只听到严凤英同志讲了一句话,声音微弱,她说:“我严凤英是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现在回忆起来,这是严凤英同志离开人间的最后一句,这句话,反映了严凤英同志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比热爱和无比忠诚。几十年来,严凤英这句话,都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我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只要听到有人唱《天仙配》、《女驸马》、《打猪草》等黄梅戏,特别是每年4月份,我都会感到严凤英同志的音容笑貌就在我的眼前。

    之后不一会,其他2个军代表也来到王冠亚家,还有得到消息的剧团领导,大家一起用小板车把严凤英同志送往合肥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当时因是半夜了,天气比较寒冷。文化大革命时,安徽省合肥的武斗比较严重。当时的大小领导都是“当权派”,造反派要夺权,当权派都是障碍,都要受到批判批斗,都要被打倒。有一点技术的同志,包括医生,都是技术权威,也要被打倒或批斗。我记得,当时是我付的钱,给严凤英同志挂了急诊号。处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医务人员受到冲击,人心不安。进院后,医务人员给严凤英同志挂水,大约8日凌晨3点钟左右,严凤英同志的病情不见好转。尔后,合肥市人民医院立即将严凤英转送安徽省医学院救治,当时军代表、剧团领导和严凤英的家属一起前往。办理好住院手续后,已接近约4点钟,我们几个军代表和剧团领导起身告辞返回,这时已经一夜未睡。

英年早逝

    48525分,我们接到安徽省医学院打来的电话,通知我们军代表,严凤英抢救无效,不幸去世。这个时间,离她38周岁生日还有5天。严凤英英年早逝,令人惋惜。她没有累倒在舞台上,却死在文革造反派残酷的迫害下。

    严凤英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开。6时左右,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内外,每个角落到处都贴满了打倒严凤英的大字报,一时间,“严凤英畏罪自杀,罪该万死”、“打倒严凤英当权派”、“批判严凤英封资修的大毒草”等标语像狂风暴雨般向人们袭来。

    严凤英同志的死,据我现在回忆,也是当时安徽省医学院对她死亡诊断的结论,大致有3条:一是吃安眠药药量过重,服用药粒达数十片;二是服用过后时间太长;三是医院处理方法不当,没有及时洗胃。

    49上午8时左右,我把严凤英同志的遗体从安徽医学院抱出来,安放在准备好的板车上,身下垫着两条棉被,严凤英身亡后,遗体还是软的,没有发硬,直接送往合肥火化场火化。参加送葬人员,包括王冠亚,他两个十一二岁的儿子,剧团一个同志,还有我,共5人。我拖着板车,心情异常沉重,我们都十分难过,真是一边走一边哭,几公里的路程,拖到火化场已经中午11多钟了。在送葬的路途中,也有一些群众,听到严凤英身亡的消息,在路边默默地哭着为她送行。令人气愤的是,一些造反派闻风而动,居然在这个时候喊着“打倒严凤英”的口号,较高的建筑物上,还贴有打倒严凤英的大字报、标语等。严凤英同志的遗体于410下午3时在殡仪馆火化。

    乌云遮不住太阳。严凤英同志的艺术功绩是任何人都抹杀不掉的,历史还严凤英以公道。十年后,1978523,在安徽省文艺工作者大会上,安徽省委宣布为严凤英同志平反昭雪。安庆市严凤英故居,被列为安徽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当年831日,安徽省文化局在合肥为严凤英举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仪式。19865月,安庆市在市区菱湖公园举办黄梅戏卓越艺术家严凤英汉白玉雕像落成仪式,严凤英的骨灰就安葬在雕像下面。

情缘未了

    我与严凤英大师有着不解之缘,在处理严凤英后事上却留下一件最大的憾事,那就是在我担任安徽省文艺界军代表时的日记丢失了,因为在这本日记里,有我处理严凤英后事的完整记录。我已经想不起来是在卖书的时候丢失的,还是藏到哪了,因为那时候社会很乱,我也害怕被人发现,怀疑我有什么目的。

    好在,因为我有这段军代表的经历,我与安徽省黄梅戏剧团的联系、与严凤英家属的友谊始终没有间断过,一直保持至今。我于19701月退伍回家,被安排在扬中市人武部工作。在我工作期间,安徽省黄梅剧团曾先后几次来扬中演出,每次来演出,他们都邀请我观看。后来,我到永胜镇任职,剧团又专门慰问演出了三场,期间与他们沟通交流,感觉特别亲切。我还利用节假日,几次专程拜望王冠亚同志,我们坐在一起,问寒问暖,总有说不完的话,回顾严凤英大师的从艺道路,钦佩她为黄梅戏艺术的继承发展所作的贡献。王冠亚告诉我:严凤英去世后,他一直未娶,一心一意写剧本,搞创作,努力把严凤英未竟的事业继续下去。他两个孩子现已长大,他们很理解母亲当时所处的历史背景和环境,对母亲英年过早地离开他们表示惋惜。他们懂得关心长辈,经常来看他,他晚年很幸福。他又说:小张,你人不错,我记得,严凤英去医院抢救挂号费还是你付的,送严凤英到火化场是你拖着小板车去的,你还几次来看我,我很感谢你。他每次临别时,都亲自把我送出大门,握手再见,依依告别。

    47年来,我与严凤英大师的不解情缘,总是萦绕在心,仿佛就在昨天,痛惜她早逝的同时,由衷钦佩大师高尚的艺德和杰出的贡献。

 

 


责任编辑:wmgov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所认识的雷锋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Copyright 2003-2010 wMgov.Cn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扬中档案馆 2005-2010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中电大道8号 邮编:212200
电话:0511-85151541 邮箱: jsyzdaj@163.com QQ: 340221789
页面执行时间:203.125毫秒  [后台管理]